县直相关部门及部分乡镇(街道)负责人参加。(晏小敏)

本报记者张鸿陪世界贸易咨询公司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市场约3/4的手机、超过九成的笔记本电脑从中国进口。美国对中国相关产品加征关税,对中国制造企业究竟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它们又将如何应对?日前,《环球时报》记者走访了位于东莞、佛山制造产业集聚中心的几家企业。采访中,多家企业负责人均表示,虽然输美订单下滑、美国客户摇摆不定都是不争的事实,但企业并没有因此而畏惧或焦虑。相反,他们都在积极开拓新市场,寻找新客户,以及新的业务增长点。加大研发创新投入位于佛山的广东中元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通讯产业的研发制造,公司生产的天线中有六七成出口到美国。该公司董事长张伟强对《环球时报》表示,自去年8月美国政府宣布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后,公司订单量出现下滑;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的关税后,公司的美国订单量锐减60%-70%。但这些现实的困难都不能阻挡中元坚定不移走向高端制造之路。“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张伟强说,“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做原始设计制造商,依托于美国的品牌推广与销售,这是我们现在要极力摆脱的局面。中美贸易战给了我新的思考空间,为何不做自主品牌,自己主导市场推广呢?”张伟强说,“我们要继续推向北美市场,以产品说话。我想做到,即使面临加征关税,国外客户依旧会选择我的产品。”从去年开始,张伟强就着手布局了两条全自动化生产线,每条成本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投入背后是对中国高端制造发展前景的笃定与信心。“我们决定加大资金投入,建设自己的科创中心。我们利用公司原有研发和实验室资源,计划改造成集创业孵化基地、科创研发、技术转移、学术交流、科创金融及配套服务等多元功能的国际科技创新综合体,”张伟强表示,科创中心以科技强企为目标,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创新体系,引进、培育、发展各类创新资源。广东省东莞电机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埠田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该公司的电机产品不直接出口,而是供应给其他厂家,再出口到美国、加拿大、新西兰等发达国家。受中美贸易战的间接影响,林埠田预计今年只能完成年初预定销售目标的70%-80%。面对贸易战的不确定性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新机遇,林埠田决定将公司主业转型为提供个性化产品服务,而不再是传统的谋求增量发展的电机产品。拓展农村及海外市场除加强自主创新,不少企业也在积极开拓新的市场。东莞市磁性材料行业协会会长、东莞金坤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亮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该公司生产的磁铁供货给国内的玩具和咖啡机厂家,进而出口到美国。“从去年开始,我们就感觉行情不对,但国外市场不受我们控制,我们只能做自己有把握的事,”陈亮说,后来公司开始把精力全部投入到国内市场,给华为、oppo等国产手机厂商提供零部件。记者看到,车间的工人正在为订单疯狂工作,供货机型包括华为新上市的P30手机等。陈亮对未来发展很有信心,“不能指望美国市场如何,但我们可以把内销做好,国内有巨大市场,仅农村市场就有很大潜力,再加上城市在进行消费文化升级,我们大有可为。”佛山做出口生意的卫浴企业歌纳卫浴主要为美国一些大客户做OEM贴牌生产,美国订单占其海外市场份额的60%。该公司副总经理刘翔英对《环球时报》表示,“受中美贸易战影响,美国进口商让我们压价以共同承担关税带来的价格上升,我们在努力共渡难关。”刘翔英说,公司正在探索做转口贸易以及开拓其他海外市场,例如东南亚、非洲和欧洲等地区,也在积极探索国内消费市场,把优质产品提供给国内消费者。中国供应链不可能被轻易取代刘翔英表示,美方进口商曾向他们提出去东南亚设厂的建议,希望通过直接在东南亚工厂下单的方式避免关税带来的影响。“但总体来说,这些美国客户短期内不会离开中国,打破一个完整的供应链去建立一个新的供应链并达到平衡状态,需要很多时间。”“珠三角的产能往东南亚转移是几年前就开始的趋势,不是贸易战导致的直接结果,但贸易战将这一趋势又加速了,”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林江说。多位受访者均表示,特朗普政府欲通过贸易战的形式让制造业回流到美国,但中国在过去40年内积聚形成的产业链优势是不可能短时间被取代的。《华尔街日报》近期刊发的题为《物流落后掣肘东南亚接棒“中国制造”》的报道,援引多家外国制造和运输公司高管的话称,企业可能将工厂迁往越南、泰国、菲律宾、柬埔寨及其他东南亚国家,但这些国家糟糕的公路、稀疏的铁路和拥堵的港口拉长了交货时间并推高了运输成本。尽管过去十年,一些企业为降低劳动力成本已经将部分工厂作业搬迁过来,但该地区的基础设施仍不尽人意。东莞市鞋业商会会长何家明对《环球时报》表示,该商会2014年在东南亚设立了办事处,希望把东莞的成功制鞋经验复制到越南、缅甸及柬埔寨等国家。“几年下来,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我1992年来到东莞,从无到有见证了这里以及珠江三角洲在过去三四十年的发展变化,这一地区形成的完整产业链在全球任何地方都无法找到。”何家明说,越南等国家的GDP增速很快,但是中国人民吃苦耐劳的精神是无法复制的。林江教授认为,供应链的优势,以前大都注重人工成本和土地成本,一旦成本上升企业就会考虑将产能往外转移,但现在供应链更注重物流效率、5G网络技术和大数据应用。这些技术又为中国产业链升级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这也是东南亚国家无法在短期追赶上的。“完备的基础设施及配套产业体系,不断优化的营商环境以及新技术不断试水市场,更有广大的消费升级趋势做支撑,这些都是外资不断涌入中国背后的逻辑”。